The news is by your side.

广告

广告

纽时专文品评胡锡进:一位站在中美口水战前线的挑衅者

近日,美国报刊陆续把中美宣传中出现的相互指责称为中美口水战,其中报业领头大哥《纽约时报》今天还专门刊发长篇文章评论中国的一个人,是谁在美国人眼中那么重要?需要整版篇幅地向整个西方读者全面“解读”和“刻画”一个人?那人就是《环球时报》的主编胡锡进。以下是纽时的文章摘选:

 

在北京市中心一个熙熙攘攘、700人的新闻编辑室里,胡锡进领导着一台24小时运转的宣传机器,一些媒体学者将其称为中国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

胡锡进是第一批为中国大规模“拘留”穆斯林的做法辩护的人之一,反对国际社会的批评。他的报纸称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疯了。30年前,他和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游行,要求中国实行民主,但现在,他是香港抗议者的主要批评者,这些抗议者一直在抵制中国的统治。

中国充斥着民族主义的声音。不过,胡锡进之所以脱颖而出,是因为他是《环球时报》的主编,以及他对美国和特朗普政府进行口头攻击的天赋。《环球时报》是一份颇受欢迎的“小”报,由执政的共产党控制。几乎所有批评的中国消息都成为一个他嘲笑和发动反击的机会。

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战争不断升级的过程中,胡先生代表政府上发挥了关键作用的使命—告诉世界,中国不会让步。他曾被许多读者贬为评论员,认为他的自鸣得意的抨击并不总是反映中国官方的观点。但胡先生现在这一种在公众面前的好斗声音,越来越被视为比较贴近中国政府高层在一个更为开放的时代与美国竞争中需要向外展露的调子。

“有一种危机感,”现年59岁的胡锡进最近在该报北京总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美国无法压制中国的崛起。”

 

胡锡进的一二三

很多批评者称他为愚忠,无论政府扔给他什么,他都会接住。西方外交官和评论人士经常指责他歪曲事实,煽动民族主义本能。胡锡进是中国任职时间最长的报纸编辑之一,2005年上任。他说,他希望促进国内的稳定,增进世界对中国的了解。

“中国向世界解释自己的能力是不够的,”他说。《环球时报》既有生动的社论,也有新闻报道,是中国读者最多的出版物之一,拥有超过200万的纸质读者和每月3000万的独立访问者。

“不管你喜不喜欢,他们塑造了公众舆论,”中国西交利物浦大学媒体与传播研究讲师Yik Chan Chin说。“他们比其他人更直言不讳,更激进。”但胡锡进自己说,他主要希望是促进国内稳定,增进世界对中国的了解。

胡锡进现在中国社交媒体网站有超过1900万的粉丝,身处在中国和美国的外交官、政客和投资人都有反复阅读他的文章的习惯,因为他的文章会暗示中国高层领导人可能会想什么。但实际上,对于该报好战的社论是否真正代表了中国领导层的立场,众说纷纭。

胡锡进曾是一名战地记者,喜欢托尔斯泰和马球衫。但他承认,他拥有特殊的编制,可以与中国官员“生活在同一个系统中”。

 

在北京长大的胡先生并不总是一个忠诚于党的典范

1989年春天,随着中国各地爆发支持民主的抗议活动,当时在北京攻读俄罗斯文学研究生、曾在解放军服役的胡锡进加入了聚集在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和工人人群。他高呼口号,唱着《国际歌》等抗议歌曲,当他听到美国电台宣布民主可能会来到中国时,他变得兴奋起来。他在采访中说:“这就像一种情感的流动。”“我满怀希望,我们能成为像美国那样的民主国家。”

在政府6月4日血腥镇压之前,胡锡进离开了抗议活动。在推特上,他表述已疏远了自己在天安门的经历,他说他被民主知识分子误导了,他们对中国的未来持有他所说的冲动和幼稚的想法。

他开始做一名记者,中国共产党的旗舰报纸《人民日报》派他前往南斯拉夫,报道分裂这个前社会主义国家的冲突。这次经历坚定了他的信念,即中国共产党必须保持对国家的控制,才能繁荣昌盛。“我开始意识到一个国家的脆弱,”他在2016年接受一家官方新闻机构采访时说。“一旦动乱爆发,我们作为个人根本无法控制。”

胡锡进1996年回到北京,不久就成为《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的副主编。《环球时报》通过吸引喜欢阅读语出直白的中国读者,将自己与其他官方媒体区别开来。

2009年,胡先生开始在《环球时报》制作英文版,希望把他对西方自由主义的愤怒抨击带给国际读者。

即使在中国受到严格控制的媒体环境中,报纸编辑时常因为点评越界而被解雇,胡锡进却在蓬勃发展。他仍然是一名忠诚的党内干部,尽管他偶尔会对政府过度控制提出批评。

展江是北京一位退休的新闻学教授,他担心胡先生“巧妙地”煽动了中国社会的民族主义。因为胡锡进总能灵活预测政治风向的变化,胡先生已经呆在他的位置上15年了,展江说道。“有时候,他会对政府提出一些小小的批评,”展江说。“但在关键时刻,他会在舆论上帮助官员。”

 

最近胡锡进的表现

胡锡进对党忠诚已经在最近几周表现得淋漓尽致,环时最近尽出批判性文章,控诉香港存在有外部势力试图破坏香港,抗议中国大陆的统治。至今,胡锡进已经刊发了数十个有关骚乱的社论和社交媒体文章,谴责香港反对派一些抗议者是“狂热”分子,对香港的未来构成威胁。

在采访中,胡锡进说,他和香港这些抗议者也有关联的地方,因为他也曾在天安门游行示威过,但他表示不同之处在于这批香港抗议者冲动行事。最近这些天,胡锡进与同事在报社内对中美贸易战,朝鲜问题和其他话题彻夜工作撰写社论。据称,无论走到哪里,他都有助手陪同,以便他能在灵感闪现时口述社论。他密切关注特朗普的Twitter账号和美国福克斯新闻Fox News。

最近的一天,胡锡进发表了一篇社论,捍卫一个中国外交官因涉及“种族主义言论”被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赖斯批评。编辑播出胡先生的最喜欢的一个主题:西方带着特有的“傲慢与偏见”,意图在“妖魔化”中国。

胡主编对中国在中美贸易战中的前景乐观,称中国合适长期战斗。因为中美贸易谈判今天起又将继续谈下去,政府方面似乎觉得可以放大胡主编的鹰派观点,进一步宣扬他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有关社论,例如,在晚间电视新闻里引用胡主编的社论。

胡锡进不理会批评他加剧了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煽动民族主义的观点。他将这种摩擦归咎于美国官员,将他们限制中国科技公司的努力比作一场战争。问他中美两国是否会发生军事冲突,胡锡进表示,“不能排除可能性。”然后,他表示要重新考虑这一答案,因为担心他的话也会被误读太过于火爆。他对这提问给出一个新的个人评估:”危险比以前更大。”

 

赵汝江 (时事评论员)

东西新报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联系editor@eastwestland.com,或加微信公众号eastwestland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