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ws is by your side.

广告

广告

第四轮额外关税还未实施,但贸易战已经使美国企业和普通消费者感到疲惫痛苦

随着美国与中国贸易战的扩大,美国消费者已经感受到了痛苦,而且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

几乎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如果特朗普兑现对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新关税的威胁,那么明尼苏达州的塔吉特百货(Target)和百思买(Best Buy)等全国性企业也将很快上调零售价格。

上周,特朗普“基于健康、安全、国家安全等因素”,从他最新的关税清单中删除了一些产品。他将其他产品10%的关税从9月1日推迟到12月15日。此举旨在暂时缓解股市投资者的担忧,以及那些依赖圣诞购物者谋生的企业。但是,由于债券市场出现衰退的迹象以及人们对贸易战的担忧,股市最终还是崩盘了。

金融咨询公司戈登•哈斯克特研究顾问公司(Gordon Haskett Research Advisors)的分析显示,塔吉特百货(Target)和沃尔玛(Walmart)一篮子76种常规商品的价格已经开始上涨。戈登·哈斯克特(Gordon Haskett)说,塔吉特的购物篮6月份的价格已比2018年10月高出约5%。

尽管特朗普一再表示,中国正在支付他额外开征的保护性关税,但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国际贸易专家罗伯特•库德勒(Robert Kudrle)表示:“这些钱来自美国人,而不是中国人。”“从本质上讲,特朗普开征的额外惩罚性关税由美国民众来买单。”

据外媒采访,在圣保罗市的创意照明公司(Creative Lighting)仍在试图消化第一轮关税对公司盈利的负面冲击,公司负责人说惩罚性关税对他的公司盈利造成了严重破坏。当白宫开始对中国进口产品增税时,对90%至95%的照明灯具都是从中国进口的创意照明公司来说,由于中国厂家无法降低生产成本,所以公司可选方案极少也别无选择,被迫无奈之下只能把涨价转嫁给消费者。像Creative Lighting处境的公司在美国比比皆是,特朗普的加征额外关税政策其实是在压缩企业盈利和货品涨价,长期来说都是对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严重损害。

据外媒报道,最近的一项分析发现,成本上涨已经推高了塔吉特(Target)或沃尔玛(Walmart)普通商品价格。塔吉特的购物篮6月份的价格比2018年10月高出约5%。

白宫没有回应任何外媒置评请求。白宫发言人曾表示,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最终将创造就业机会,提振美国制造业。但实际上,美国社会包括企业和消费者的反馈基本上是认为特朗普对中国商品额外加税是天怒人怨的一项政策,不仅对促进经济毫无作用,而且还起很大副作用。

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等共和党人对此批评意见表示赞同。“是的,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将带来经济痛苦,但恢复现状也会带来同样的痛苦。”卢比奥在推特上写道。

特朗普将遭受报复性关税打击的农民视为贸易战的受害者,因为来自美国东北粮仓的农民是特朗普获选总统的票仓,他们必须得到补贴。但特朗普很少提到美国企业支付10%到25%的新进口税,例如Creative Lighting公司这种关税受害者,也很少提到那些不得不承担这些税的消费者。

特朗普最近宣布对中国征收关税,引发中国暂停购买美国农产品。特朗普承诺提供更多的农业补贴。但大豆和生猪生产商Duncanson表示,明尼苏达州农民希望与中国达成一项贸易协议,而不是接受美国政府提供的政府救助资金。他们抱怨救助金太少了,而且整个产业都停摆,以后再想启动难度和投入资金将会很大。

Karson Duncanson是明尼苏达州大豆种植者协会的前主席,也是曼卡托附近农场明尼苏达农业综合发展委员会的董事会成员。她说,政府的救援措施挽救了许多面临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恶劣天气和报复性关税的农民。但她不认为美国政府通过支付更多的补贴给农民是解决办法。即便农民获得的补偿足够,她也表示:“我们不想让经济的一个部分和另一个部分对立。她补充说,让农民与消费者对立是非常令人不安的”。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New York Federal Reserve)、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和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的三位经济学家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玛丽·阿米提(Mary Amiti)、普林斯顿大学的斯蒂芬·雷丁(Stephen Redding)和哥伦比亚大学的戴维·韦恩斯坦(David Weinstein)在他们的研究论文《2018年贸易战对美国物价和福利的影响》(The Impact of The 2018 Trade War on U.S. Prices and Welfare)展示了他们的一项研究结论:“美国目前征收的关税收入不足以弥补进口商品消费者所造成的损失。”到2018年底,贸易战已经减少每月实际收入增加14亿美元。”关税“几乎对美国经济的物价产生了直接影响”。

特朗普对外国制造的电器征收惩罚性关税,导致美国家电行业的价格大幅上涨,而过往在美国电器价钱多年来一直在稳步下降。白宫针对中国进口商品以推动其“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议程,并未动摇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出口和技术进步,反而是让美国人来买单了。阿米提、雷丁和韦恩斯坦发现,旨在惩罚中国出口的保护性关税“通常”会将美国企业的进口成本提高10%至30%,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是,“大部分关税都转嫁到了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身上。”

阿米提、雷丁和韦恩斯坦发现,对华出口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导致增加的每一份相关美国岗位成本为19.5万美元,是钢铁工人年薪的四倍,这些费用都需要转嫁到美国企业和美国消费者承担。他们还说,关税使美国制造业的平均成本提高了1%。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经济学家加里·赫夫鲍尔(Gary Hufbauer)说,总统辩解惩罚性关税有利于美国经济这一说法“完全是一派胡言”。特朗普7月15日在白宫对聚集在一起庆祝“美国制造日”的一群美国商界人士说,“我们从中国货品征收额外获得了数百亿美元的关税”。他发表声明时承诺,将从中提取160亿美元补贴那些因中国对美国大豆和猪肉征税而失去销售收入的农民,以进行报复。赫夫鲍尔认为这是无稽之谈,因为那些关税是美国人大部分是自己支付的,这160亿美元其实将左边裤袋的钱塞进了右边裤袋。

 

江水天

东西新报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联系editor@ewchannel.com,或加微信公众号eastwestland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