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ws is by your side.

广告

广告

提升生育率,有利于中国避免经济增长危机

毫无疑问,中国正在崛起。

2018年,《财富》全球500强包括111家总部位于中国的公司,仅比美国的126家少了几家。1995年,只有三家中国公司上榜;2018年,有3家进入了前10名。难怪一些观察人士预测,中国很快就会超过美国,成为财富500强企业数量最多的国家。

超过美国的这种胜利是大趋势,但如何保持胜利更显重要。我们可以参考一下日本的例子:1995年,日本在《财富》500强(Fortune 500)排行榜上仅次于美国,只比美国少了四家公司。日本由于二十多年来国内经济的高速增长——从1973年到1995年惊人的12倍增长率,让日本企业财富达到了惊人位置。中国的情况几乎是一样的:自1995年以来,国内经济增长了16.6倍,从7350亿美元增长到今天的12.2万亿美元,中国GDP的增长与中国企业进入全球500强之间的相关性达到99%。

与日本一样,中国在全球企业中所占的份额是建立在充满活力的国内经济基础上的。中国国家电网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这三家在《财富》杂志2018年榜单上排名前三的中国公司,其85%以上的收入来自国内。在中国的111家企业中,有84家是国有企业;你可能会认为,只有国有公司的增长将依赖于国内收入。但上榜的许多民营企业的大部分收入也来自国内客户。例如,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数据分别为74%和80%。除此之外,少数中的少数属于例外——他们是华为和联想,这两家公司在海外市场的销售额分别占到50%和75%。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全球500强中的绝大多数中国公司都很容易受到国内经济大幅放缓的冲击。如何减轻国内经济放缓影响,将是保存中国企业财富的一项主要课题。

很多西方经济观察家分析,中国经济放缓是不可避免的。人口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正在减少。在劳动生产率没有大幅提高的情况下,劳动力减少意味着GDP增长率下降。日本的适龄劳动人口也经历了类似的下降,但它未能实现维持增长所需的生产率增长。中国企业不太可能在日本企业失败的地方取得成功,主要是因为推动中国过去20年惊人增长的因素——一开始的低生产率基准、农村工人的过剩供应以及容易获得外国技术——已经显著减弱。

中国避免经济放缓的另一个选择——提振国际销售和出口——也面临着阻力:美国对中国实施贸易战,对中国高科技企业实行封锁限制政策。中国限制海外并购和投资的举措可能会阻碍创新的尝试,因为这会减少用于投资国际销售的资本,削弱中国资本外出设立据点获取境外利润的竞争力。基于这些原因,在经历了飞速的崛起之后,中国企业巨头要想保持现有优势将面临巨大阻力。

劳动力人口在减少

中国和日本的人口结构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据估计,2015年至2035年,中国劳动人口(15岁至64岁)将下降9%,2050年将下降20%。这意味着缺少了2亿人的劳动力,超过了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瑞士全部劳动年龄人口的总和。日本在过去20年也经历了类似的下滑:从1997年到2017年,日本的劳动人口减少了13.4%。

在劳动生产率没有大幅提高的情况下,中国劳动年龄人口的急剧下降,很可能伴随着GDP的大幅下降。日本的劳动年龄人口也经历了类似的下降,而且无法提高足够的生产率来维持GDP增长。

中国1979年实施的独生子女政策,常常被视为生育率从每户2.9个孩子下降到1995年的1.6个孩子的原因。但人口统计数据显示,这项政策只会加速中国正在经历的衰退。中国的出生率早在10年前就开始下降,反映出一种几乎普遍的经济发展模式,即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出生率下降。在即使没有独生子女政策下,日本的每户出生率从1965年的2.1下降到了1989年的1.6。

一个国家,工人产出商品的同时也是最强大的消费者;当劳动年龄人口减少时,社会需求也会降低,随之收入也会减少。这种情况已经发生在日本的全球企业巨头身上。随着日本适龄劳动人口的减少,国内消费开始下滑,日本企业开始从全球500强的名单上迅速滑落。

综上分析,中国要在今后保持经济强势,亦或说是保持财富500强企业数量稳中求进的态势,首要任务是鼓励生育。扭转生育率下跌趋势有利于中国经济继续稳步发展。

 

江水天

东西新报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联系editor@ewchannel.com,或加微信公众号eastwestland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