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ws is by your side.

广告

广告

理想思考:香港对于中国是如此的重要

随着抗议活动持续并演变为暴力活动,人们对香港政治和经济未来的担忧日益加剧。9月3日,港澳办新闻发布会明确表示,香港局势已到维护“一国两制”原则底线和香港繁荣稳定重要关头,预示着不排除中国有可能对香港进行强有力的干预。

据新加坡传媒CNA发表文章分析,向香港派驻武警或者动用驻港部队对香港社会危机进行干预可能严重损害香港作为稳定的国际金融中心和全球资本流入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门户的地位。在可预见的未来,没有任何其他中国城市,甚至上海,能够承担这一角色。

 

为什么中国需要现在的香港?

虽然中国内地仍对居民实行广泛的资本监管,有着管理严谨的金融市场和银行体系,但香港却是全球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也是对西方投资者全开放的最大的股票和债券融资市场之一。

虽然香港目前的经济规模或许仅相当于中国内地的2.7%,低于1997年回归中国时的18.4%,但由于香港独特于内地的英国普法治理体系,所有这些都令香港成为国际资本容易介入的国际资本都会。

根据上世纪90年代中英之间就香港主权回归时达成的“一国两制”方针,香港享有言论自由和独立司法等的自由。这些自由赋予香港在国际上的特殊地位,使它能够独立于中美贸易战之外——例如,香港产商品不必支付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额外关税。

由于外国投资者对普法更为熟悉,这也意味着外国投资者对香港的法律和治理体系更有信心。

香港涉及到中国发展的哪些方面?

中国利用香港的货币、股票和债券市场来吸引外资,而国际公司则利用香港作为向中国内地扩张的跳板。中国的大部分外国直接投资(FDI)继续通过这座城市流入。

从国有的中国工商银行(icbc)到腾讯控股(Tencent Holdings)等民营企业,中国大多数大型企业都已在香港上市,香港往往是内地企业向全球扩张的跳板。

根据Refinitiv的数据,去年,中国企业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在全球筹集了642亿美元,几乎占全球总融资额的三分之一,但其中只有197亿美元来自上海或深圳的上市,而香港的融资额为350亿美元。

“沪港通”计划将香港交易所与上海和深圳交易所连接起来,也为外国投资者购买内地股票提供了主要渠道。而香港局势动荡,导致其国际金融城市地位受到动摇,势必令“沪港通”计划实施受到严重影响。

另外,Refinitiv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企业在香港的境外美元融资为1659亿美元,其中33%来自香港债券市场。

根据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由Natixis编制的数据,中国内地银行在香港的资产规模(2018年为1.1万亿美元)超过了其他任何地区的银行。这一数字大约相当于中国GDP的9%。

失去如此庞大的融资渠道,可能会破坏本已放缓的中国经济,打击人们对中国继续保持经济繁荣和按计划稳定增长的信心。

中国商务部表示,在其他深层次联系中,香港港口继续在中国进出口贸易中占据很大份额。2018年,香港还是中国最大的贸易服务伙伴,其市场份额占中国整个贸易服务总额超过20%,超过美国的17%。

香港对中国将人民币转变为一种广泛使用的国际货币、与美元竞争的长期目标也起到了关键作用。尽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实现这一目标将增加世界对中国成功的关注,以及北京的影响力。

 

香港困局需要柔性方式尽快解决

许多世界领导人敦促各方保持克制。但这已被中方理解为干涉内政。但可以理解到的是,虽然香港是属于中国主权下的城市,但如果贸然采取对抗性较为激烈的直接干预政策,势必造成一定的外交压力。

一些美国参议员威胁要修改1992年的《香港政策法案》(Hong Kong Policy Act),不再将其视为与大陆独立的关税地区。这取决于他们对香港完全独立于北京的评估。内地对港乱局采取的任何直接行动都有可能导致加速美方做出这一决定的决定性因素。

即使中方不诉诸所谓的“核选项”——动用军队,但有迹象表明,如果香港街头冲突不能短时间内很快平息,而是发展成旷日持久持续不断的暴力冲突且呈现出社会撕裂严重的话,这可能会促使全球投资者寻求其它税收较低、政策法规更加和平稳定的金融中心。

 

钟岩

东西新报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联系editor@ewchannel.com,或加微信公众号eastwestland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