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

“80中国人在俄被隔离”始末:有人被判5年不得入俄

  (原标题:“80中国人在俄被隔离”始末:同意书、视频宣判与歧视嫌疑)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市政府近期采取严厉检疫举措,要求从中国抵达人员(含俄公民、第三国公民)入境后需在居住地自我隔离14天,警察在地铁站等公共交通设施检查由中国抵达俄罗斯的人员的入境时间并测量体温。

  据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3月1日通报的消息,目前有80名涉嫌违反自我隔离规定的中国公民被集中在察里津诺康复中心等指定地点进行隔离。

  俄媒RBC电视台2月28日报道称,莫斯科副市长拉科娃当日表示,警务人员对从中国飞抵莫斯科人员住处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有88人违反强制隔离规定,其中80人为中国公民。所有违反规定的外国公民将被驱逐出境。

  如今,这80名中国人被隔离在著名旅游景点“女皇村”附近的察里津诺残疾人康复中心,他们中有留学生、有做生意的商人、有自由行游客,在入境时都签了一份俄语的隔离同意书。这80人之中有些人向澎湃新闻表示,当时并不了解这份同意书意味着什么——14天里不得离开住所,不遵守的后果是被驱逐出境且5年不得入境。

  一份未被重视的隔离同意书

  2004年12月1日,俄罗斯联邦政府颁布了《关于批准社会重大疾病和危害周围人群疾病清单》第715号令。今年1月31日,俄罗斯联邦首席卫生官第3号决定获通过,新冠病毒被列入上述疾病清单。这是从中国入境人员被要求签署隔离同意书,以及在违反条例后面临处罚的法律依据。

  为应对新冠疫情,俄罗斯政府2月18日宣布自莫斯科时间2月20日零时起,俄方临时禁止持工作、私人访问、学习和旅游签证的中国公民入境。当地时间2月26日,俄罗斯宣布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采取的临时措施延长至4月1日。

  莫斯科副市长拉科娃2月28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俄总理米舒斯京签署新的入境指令后,以莫斯科为目的地的中国公民数量明显减少。但仍有中国公民通过商务签证或人道主义等原因来到俄罗斯。

  为了应对疫情,莫斯科市政府采取的检疫措施包括:从中国抵达的人员(含俄公民、第三国公民)在莫斯科入境时,需测量体温并填写健康和居留信息表(即隔离同意书);从中国抵达的人员(含俄公民、第三国公民)入境后需在居住地自我隔离14天;莫斯科防疫部门对中国公民较为集中的学校、宾馆、市场等地上门进行体温检测。并在地铁站等公共交通设施,检查由中国抵达俄罗斯的人员的入境时间,并测量体温。

  澎湃新闻获悉的一份隔离同意书内容显示,莫斯科市首席卫生官作出隔离要求,从中国入境人员需填写同意书内横线空格部分并签字确认:从中国入境的___(姓名,国籍)公民应该在决定作出之时起,在居住地___(地址)处于医学观察及隔离制度下___天(总计14天的隔离天数减去已入境天数)。这代表签署者不能离开居住的房间,具体要求包括不能前往公共场所、不能乘坐交通工具、每天测两次体温、每天电话通报健康情况等。

  从中国入境人员需签署的隔离同意书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但有在察里津诺的中国人表示,他们是“糊里糊涂被带来隔离”的,一是不清楚隔离同意书的具体要求,二是警察执法时都告诉他们是去检查身体。

  中国游客思思于2月19日抵达莫斯科,她一句俄语都不懂,因此在入境时她的那份隔离同意书由机场检疫人员代填,她仅被要求签上名字。

  “入境时机场有穿着防护服的医务人员指给我(隔离同意书)需要签字的地方,但他们不会讲中文和英语,我听不懂俄语。”思思告诉澎湃新闻,“我问他们这是什么文件,没有人回答我。”

  2月19日,思思抵达莫斯科

  思思在2019年底办的旅游签证,只被允许在俄罗斯境内待一个月,“如果知道需要在酒店自我隔离14天,我肯定不会去的。”思思说道。

  遇到类似情况的,还有俄语不好的郝先生,他甚至没在意自己签过什么文件,以为只是走个入境流程。“我在俄罗斯十多年了,做点生意谋生,如果知道有这样的规定,肯定不会违反的。”郝先生说。

  因为刚从国内回莫斯科,他去了住处附近的超市买点食品,就在那里被警察带去了隔离中心。由于俄语不好,他没有细看入境时所签文件的具体内容。直到被带至察里津诺隔离,他才明白自己违反了哪项条例,“没想到把工作签证搭进去了。”

  莫斯科某高校经济系研究生王伟已经来俄罗斯6年了,他可以用俄语沟通,也遵守了14天居家隔离的规定。据他介绍,2月5日到了莫斯科之后,每天都有医生会问他身体情况。每隔两天,会有医生上门检查体温,然后鼻腔口腔取样。直到2月19日,医生告诉他隔离解除了,2月20日他去医院领取了健康诊断证明,“当时医生跟我说,可以去上课了。”

  王伟14天居家隔离期满后,医院提供的健康证明

  但到了2月22日,王伟有一个合租室友从国内回到莫斯科,在下楼倒垃圾的途中遇到警察。之后警察带着医生上门执法,医生对所有人做了一系列检查后,警察将他们所有5个中国人全部带至察里津诺。

  “去的路上我问了警察去做什么,警察说去检查一下,他会替我说明特殊情况,很快就回来。到了以后才发现是个强制隔离点,说要强制隔离14天。”王伟觉得很冤枉,“这些我都认了,但后面又变成了遣返出境。”

  “没人听我解释。”他补充道。

  因生意需要,长期在北京和莫斯科两地往返的商人张丽告诉澎湃新闻,她从1月31日起两次往返莫斯科,2月20日入境时签的文件只有俄文,没有中文或英文提示,也没有任何人告诉她要在家自行隔离14日,“一直以为是普通的健康表格。”

  2月23日,张丽和爱人王晓明打算从莫斯科飞回北京,在开车去机场的路上被交警拦下,“交警不听任何解释,把我们交给警察,警察告诉我们去医院检查个体温就可以出去,但他们扣押了我们的护照。到医院填完表格后,我们被告知得强制隔离。”

  如上述一样存在争议的情况不是个例,也不仅仅针对中国公民。俄罗斯BFM新闻网2月29日报道称,一名俄罗斯公民亚历桑德拉2月8日从中国返回莫斯科,她在2月19日出现生病症状后致电医院并被带走。随后,在医生问她为何违反隔离规定时,她才知道自己在机场签署过一份同意书。“他们后来给我看了我签的文件,上面内容草率,新冠病毒的一个字母都拼错了。”亚历桑德拉说道,“没人给我解释过这份文件,对于不懂俄语的人来说,更难理解。”

  视频宣判与十天上诉期

  在察里津诺枯燥的隔离生活很快被一则消息打破平静。

  2月27日,郝先生被两名警察从四人间带去另一个房间,要求在一份遣返同意书上“签字画押”。在他拒绝签字、拒绝按手印后,郝先生于2月28日再次被带去接受视频庭审。据他说,视频庭审现场有一个法官,一个翻译,法官当庭宣判罚款5000卢布(约合人民币526元),并将他驱逐出境,5年内不得再次入境。

  “我提出不同意审判结果,他们给了我一张纸条,翻译说不服可以10天内上诉。可我现在被隔离了,不知道怎么上诉。”郝先生说道。

  2月28日,王伟也被叫去接受视频庭审。由于多人拒绝签署遣返同意书,到了28日,“签字画押”环节被取消,改为直接审判。

  据王伟描述:“在法官要求我陈述时,我试图说明自己隔离期已满14天的情况,但法官让我对着翻译说。因为我懂俄语,所以我知道翻译的水平,他根本没有如实翻译。之后法官直接宣布了审判结果,他讲了3分钟,翻译只告诉我两句话——你被罚款5000卢布并被驱逐出境,5年内禁止入境。”

  然后,庭审就结束了。这期间王伟没见到判决书,只被告知10天之内可以上诉,但不知道该向哪里上诉。王伟说,从屏幕里的俄语翻译到听不清声音的法官,他觉得整个过程“有点可笑”。

  2月29、3月1日两天是周末,对察里津诺被隔离人员的视频庭审暂停了下来,但在因该事件而建的“80人家人记者帮助(微信)群”里,焦虑一刻不停地在蔓延。

  面对自媒体上关于俄罗斯警察暴力执法、中国公民遭到虐待的谣言,他们也很无奈。一名被隔离在察里津诺的中国人在微博辩驳称,“造谣的不是被隔离的80个中国公民,但网友会自动联想,然后说我们造谣。”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3月1日发布的公告对相关谣言做出了澄清。公告称,近日,使馆注意到个别自媒体上传言称莫斯科警方暴力执法,虐待隔离人员,无故带走中国公民。我馆高度关注此事。经核实,该传言并不属实。被警方带走的人员均涉嫌违反了俄防疫规定。经查证,造谣者与日前散布中国公民因感染冠状病毒被俄方抛尸荒野谣言者系同一人。

  “老实说,隔离条件还不错,伙食是不好,但大家也没有抱怨。”王伟说,“大家的重点在于觉得这个判罚不公平。”

  依据目前法院的判决,若不上诉,当事人将面临强制驱逐而不是自行离境。在收到判决书后,当事人需在专门的收容所等待被遣返回国。由于收容所的文件交接和准备,护送人员和车辆的调配,被强制驱逐人员会在收容所停留一段时间。经过收容所负责人的同意,律师可以会见当事人。

  80人微信群中流传的视频截图显示,收容所条件恶劣。

  “听说收容所条件很差,人员很杂不安全,我们现在就是任人宰割的心情。”尚未接受视频庭审的思思说道。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3月1日的公告称,对于在察里津诺隔离的80名中国公民,使馆相关部门与俄联邦和地方主管部门负责人保持密切沟通,逐一了解80名中国公民被处罚的法律依据和具体事实,与被隔离人员热线联系、安抚情绪,并提供必要的领事服务和法律援助,跟进部分被判罚公民案件进展和上诉审理。

  “只查中国人”和“称不上歧视”

  莫斯科市采取的防疫措施也的确引发了是否只针对中国人的质疑。

  “当时在莫斯科的中国留学生有些愤慨,虽然当地政府否认,但是警察确实给人专门查中国人的感觉。”留学生林川日前对澎湃新闻表示,如果是随机检查,大家不会对检疫措施有意见。

  3月1日,林川在罗蒙诺索夫大街地铁站遇到警察查证件,他被要求出示护照(首页、签证页)、入境卡、入境登记/落地签以及医院证明供警察拍照。警察还需拍下他的正面照,并登记手机号码。同时,警察帮他填写了一份包含国籍、入境日期等信息的中俄双语表格,由他签字,表格名称为《莫斯科公共交通使用者的申请表》。

  “警察看到我的时候,先朝我敬了个礼,然后把我引向了一边,全程都是笑笑的。”林川说,他将整个过程录了音。

  警察在莫斯科罗蒙诺索夫大街地铁站登记林川信息

  中国驻俄大使馆曾于2月24日照会莫斯科市政府称,注意到近日莫斯科市政府为防止疫情蔓延所采取的补充措施,包括对来自中国的所有人员进行普遍监控,但相关部门在实际操作中似乎仅对中国公民进行查验、登记。中方对俄方采取防疫措施的必要性表示理解,但也强调,“希望有关措施适度、非歧视性”,“不要采取过度措施”,使有关举措符合中俄友好精神及两国关系应有水平。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消息,被问及上述照会时,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2月26日称举措“不存在任何歧视”,“该措施针对的是所有入境旅客”。他同时表示对于中方递交的照会不知情。2月27日,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回复了中国大使馆的外交照会,否认检疫政策针对中国公民,认为相关措施不构成歧视。

  同时,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2月27日发布公告称,索比亚宁回复我馆称,莫斯科市政府高度重视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关系,真诚向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新冠肺炎病毒患者及其家人表示同情和慰问。近期所有来自疫情国家或地区的人员都必须在居住地或停留地隔离14天,不能外出活动。莫斯科市政府请大使馆对俄方被迫采取这一防止新冠肺炎病毒在莫斯科扩散的措施予以谅解,并希望我馆呼吁所有来莫斯科的中国公民严格遵守隔离规定。

  在俄罗斯国立高等经济大学的留学生小曹则表示自己从没有遇到因疫情被身边俄罗斯人歧视的情况,更多的是一些来自医务人员和楼管大妈的温暖。她于2月13日在宿舍结束14天居家隔离,之后还未遇到被警察盘查的情况。

  “地铁随机抽查可能是为了让莫斯科本地民众心安,将心比心,我认为称不上歧视中国人。”小曹告诉澎湃新闻。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3月1日的公告称,俄方出于疫情防控需要采取的临时防疫措施,应当予以尊重。使馆在工作中注意到,俄执法部门对本国公民和其他国家公民也进行了防疫检查。据使馆了解,莫斯科市执法人员总体上执法规范,检查护照确认入境时间超过14天后即予放行。如中国公民遇到过度执法行为或遭遇不公正待遇,请如实向使馆反映。我馆将切实维护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所有人物均为化名)

  在俄被隔离的80名中国人:有人被判5年内不得入俄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近日开始执行严格的防疫措施,并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对可能的感染者进行“监控”。

  从2月22日开始,莫斯科执法人员每天都会在地铁站、公交、甚至民宅中进行“突然检查”。截至目前,莫斯科已经确认88人违反隔离制度,其中80人是中国公民。

  

What do you think?

Written by 东西新报

1-2月国内房企债权融资2484亿元,同比上升36%

国外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破万 多国出现本土传播